掌门

发布于 / 睡前故事 / 0 条评论

温酒居

与临山捷报连连不同,此时的门派上下都处于阴郁之中。

“看看人家临山门派的人,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男人痛心疾首道,“再看看你们,一个个好吃懒做,都搞些什么?!一群大男人,被对方挑战竟然连上场都不敢,真是给我丢尽了脸面!”

“我们这是尊重对方。”最小的徒弟不服气道,“你难道想让江湖上的人都传,你堂堂正派掌门教出来的徒弟只知道在武林大会上欺负姑娘吗?”

“嘿!你还顶嘴!”男人眉毛一竖,“找什么借口?不敢就是不敢,骂你两句…”

“你不是也没敢上场?”小徒弟嘟囔道。

男人的脸涨得通红。

十年前,他与临山门派掌门曾是恋人,也是对手。他曾想吞并临山的门派,使自己的门派振兴为武林第一大派…却不想被临山派的女掌门打了个落花流水。

他败给临山门派女掌门的事情,颇在江湖上被当成笑话流传了段时间。那之后他苦练剑技,振兴门派,但尽管现在的能力与曾经的自己已不可同日而语,男人心中却依旧有着这块阴影。

也正因此,这届武林大会上,男人在潜意识的驱动下始终避而不战。

“那…那不一样…”掌门看着自己的徒弟翻着白眼的样子,怒从中来,道,“上场就上场!谁怕谁!”

然而他想上场打上一局,临山门派的女掌门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作为一派掌门,男人又不能做欺负对方弟子的事情,只能把徒弟强行赶上台去,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徒弟一个接一个落败。

男人连死的心都有了,偏偏对方的人却总挑着他的弟子挑战。

数天过去,正当男人几乎绝望时,对方却突然派出了和亲的使者。

“不是说…和亲嘛?”掌门有些愣,“这绣球塞给我啥意思。”

“我们家掌门点名要你。”女孩道,“倒插门。”

结亲当天,双方门派均是喜气洋洋,唯有男人始终绷着个脸。

“当初说好被我打败就娶我,你却偏偏要振兴门派。”仍一幅少女模样的掌门挑眉笑道,“我现在是打不过你了,结果不还一样。你那些徒弟呀,早就被我收买了。”

说罢,女掌门指了指女孩堆里聊得满脸红光的少年。

“娶就娶。”男人哼了声道,“这帮小兔崽子…”

他突然冲少年那边竖了根大拇指。

“还真挺知道为老子分忧。”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