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发布于 / 睡前故事 / 0 条评论

转自温酒居

酒馆里多了个屡次喝酒不付钱的男人。
小二几次想讨酒钱,却都被男人身上的杀气吓了回来,无奈之下,小二只得找掌柜出马。然而掌柜也才少女年纪,从先父手里承下酒馆不足半年,站到男人面前时,腿直打哆嗦。
男人似是吃霸王餐习惯了,直接道:“我是个杀手。”
“杀手也不能不给钱呀。”女孩颤声道,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实在不行,下次来再给也行…”见男人不出声,女孩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要不…这次免费…”
男人挑了挑眉,将杯中余酒饮尽,站起了身。
“以,以后都免费!”
女孩后退了两步,被椅子绊倒,不自禁惊呼了一声。她被吓得死死闭着眼睛,却好半天也没等来想象中的刀劈下。
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只见男人已经走到门口。
“下次来再给。”男人挥了挥手,头也不回道。
还是别有下次的好。女孩心里想着,终于松了口气。然而好景不长,仅仅两天后,男人便又来了小酒馆。他似乎有些踉跄,进门点了酒后,把一袋子沾着血的银子甩在桌上。
“还你酒钱。”
女孩一愣,数了数袋子里的银子,竟与欠下的酒钱的分文不差。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径自又取了店里最贵的酒,喝了个酩酊。
二人很快熟悉了起来。
男人虽精于杀人,却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反倒是每次喝多了都拉着女孩讲些曾经历过的趣事。女孩从小未出过远门,自然听得津津有味,对男人的畏惧也在不经意间消散无踪。
男人这次的任务颇为艰难,险些丧命,又一次踏进小酒馆时,时间已过了三月有余。小酒馆梁上挂满了绣球,红色的喜字张贴在大门之上。
女孩一袭红衣,抬头望了望男人,又冷漠地低下了头,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酒水免费。”
男人怔了下,放下了刚拿起的酒。
接亲的队伍来了又走,女孩头上蒙了红色的盖头。最后酒馆人群散尽,只留小二把着酒杯在哭。
“你哭什么?”男人问。
“哭我们掌柜瞎了眼。”小二不知哪来的勇气,把酒泼在男人脸上,怒道,“那混混强娶她作妾,你却还只知道喝酒!”
男人又怔了下,转身出了酒馆。半柱香后,他将利刃刺进了混混的胸膛。
混混是知县的儿子,眨眼间,数百官兵团团围了酒馆。
“你快走,”女孩声音里带着哭腔,“他们没见过你,抓到我…”
男人伸出手指,压住了女孩的嘴唇,道:“我是个杀手。”
他将女孩头顶的红色盖头放下,走出酒馆,回身锁上了门。
女孩等了一夜,日出时,喊杀声逐渐停了。有人开了酒馆的门,走进了女孩的闺房。透过红色盖头,有朦胧的影子踉踉跄跄坐在女孩身旁。
“喂,咱们怕是得浪迹天涯了。你说以后喝酒都免费,是不是真的?”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