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发布于 / 生活 / 3 条评论

作于一六年情人节夕

路明非作为学生会主席,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一到情人节路主席就怂了,他和芬格尔坐在寝室里,面前摊着两台笔记本。“这什么英雄联盟不是十八禁么?”芬格尔狠狠灌了一大口白兰地,“我们的老亚索真是菜的抠脚,是小学生在玩吧?”路明非淡定地连上了鼠标吸了吸鼻子:“怕什么,我都连上鼠标了,幼儿园的都不怕。还有十八禁不是这么用的好么!”
伊莎贝拉其实提前帮路明非相了次亲,没女朋友怎么了。凭路主席的资本,什么样的找不到。不过路明非得知这事以后就不出门了,强拉着芬格尔蹲在寝室里。“别拦我我要去古巴!”芬格尔一摔鼠标大声嚷嚷,“玩什么英雄联盟,我要去找妹子了。”路明非夺门而出,在外面把门一锁迅速跑向远处:“那也是我先找!”
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冲动。特训已经把他磨练成一把未出鞘的剑。但是他心里有一处地方突然变的火热,那种感觉让他很想哭。他知道忘不了。
“Sakura…”脑海中好像又响起了她的声音。过了挺久了吧,路明非觉得自己都要忘记了。是啊她的容貌自己都有些想不起来了,但是路明非确定她一定很美很美。可以让昂热这种老怪物都肃然起敬。
伊莎贝拉此时正埋头处理着学生会的文件。她曾经暗示路明非自己可以和他一起过情人节,但是也是意料之中地被路明非用白烂话搪塞过去了。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屏幕上是一张路明非的照片,衣着考究,眼神迷茫。“路主席你好。嗯好的,越快越好是吗。好的,不客气。”伊莎贝拉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路明非独自一人来到了东京。他默默地看着下方,铁龙般的新干线列车在夜幕下奔驰,是谁搭乘着这样的夜班列车,去向什么样的远方?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是啊,在哪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在那间红色的情人酒店里,那个被认为是哑巴的女孩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单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路明非以前一直梦想来梅津寺町旅行,做了很多功课,知道梅津寺町是个靠铜矿起家的镇子,还有这条电车轨道。春天它是碧绿的,像是半透明的翡翠,夏天则是深绿的,绿色浓郁得像是要从头顶滴落,秋天它是苍红色的,枫树和银杏大量落叶,轨道上铺满或红或黄的叶子,密到连枕木都看不见,冬天它只剩下密密麻麻的枯枝环绕着轨道,像一件后现代的艺术品。他想起以前和那个虚幻的女孩一起来过,今天他一个人又故地重游一遍。原来五味杂陈是这种感觉。

 

 

  1. avatar

    :reluctantly: 评论邮件通知测试

  2. avatar

    微信推送评论测试 :theblackline:

  3. avatar

    :good: :ku: :bbd: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