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发布于 / 生活 / 3 条评论

作于一五年秋八月末晚

“呼… …”,楚子航拍着篮球走到罚球线。他仍然继续着他那如机械表般精密的生活,一个人自己打着对抗赛,把影子当成自己的对手。已经快到七月,天气炎热的不像话,街道旁的银杏绿的浓烈。楚子航罚过两球之后又开始了奔跑,影子在他身后不思悔改的追逐。他还是那个死小孩,面无表情的跑动着。汗水沿着他的黑发滑到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流进了眼睛,很难受。
  楚子航看着一旁的影子,他如回忆一般不肯离开自己的身体。他少见的叹了口气,扔下球走回房子,手里不知何时握着一把钥匙。
        “君焰。”楚子航轻声说道。他的身体瞬间亮了一下而后熄灭,不知道卡塞尔的老怪物对自己用君焰“干洗”身体会有什么反应。
         夕阳未落,紫光接天。空气渐渐凉爽下来。楚子航心里没来由的微微疼痛起来,他开始奔跑,想甩脱体内的什么,可他知道自己永远也做不到。
  还是那条路,熟悉的闭着眼睛也能找到的门。手指轻轻拂过破旧的木质门,上面的油漆快要脱落。钥匙插进锁眼,旋转,推开门。楚子航觉得她还在,就站在那扇落地窗前,亭亭而立,对着窗外发呆。他下意识的越发小心翼翼起来,缓缓关上门,默默地注视那个方向。
         空气中的尘埃被余晖照的透亮,无忧无虑的飘荡着。楚子航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无目的地走着。他打开衣柜,一套套校服很整齐地放着,还有那些种类繁多的内衣… …楚子航觉得自己嘴角向上咧了一下,不知道这算不算笑。
  厚厚的窗帘被拉上,房间变得昏暗。楚子航躺在床上,偏头一看,枕头上的轻松熊对着他笑得很开心。他不明白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来到底有何意义,他等待的人已经永远留在了那个地方,即使坐地铁一直到终点站也不可能遇到。但是总觉得她在这里,楚子航闭上眼睛,露出一种熊孩子做错事才会有的表情。呼吸慢慢均匀起来。
   “师兄,看不出来啊!你竟然会躺在女孩子的床上还睡的这么香!”楚子航被这句话惊醒,他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孩。“看什么看,还不起来!我要找警察叔叔抓你哦!”夏弥没好气地伸出手想把楚子航拉起来。楚子航沉默着伸出手握住她,瞬间发力把脸色僵硬的夏弥拉到自己身边固定。
  “对不起。”楚子航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夏弥停止了挣扎,她看着这个曾经伤害了自己的男人,气鼓鼓地说:“知道对不起还不让我起来?”楚子航更用力的把夏弥抱在怀里,她还是这么聪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楚子航用手抚上她的后背,苦涩的说:“痛吧?当时一定很痛吧?”夏弥做起鬼脸:“还好啦,当时也感觉不到痛!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我是龙王诶,你本来就该那样做的!我不怪你!”楚子航摇着头:“混血种杀龙王没错,可是楚子航杀夏弥就有错。”
  “傻啊你,我都不怪你了,你还自责个什么!”夏弥蜻蜓点水一般啄了楚子航一口,一下子溜出他的怀抱,“你赶紧出来吧,别总呆在里面。”楚子航看着她笑盈盈的走到落地窗前。 窗帘不知何时被拉开,窗也开着。那个梦一般的女孩纵身跃出,消失不见。
  楚子航睁开双眼,房间里没有一点光亮,那只是一个梦吧。他摇摇头,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吹过。窗帘不在那里,窗户也开着。他一跃而起,瞬间站到窗前,金色的双眼扫视。空无一人。
“你赶紧出来吧,别总呆在里面。”楚子航似乎听见一个女孩这么说道。
  天气越来越热了,铅灰色的云盖满整个视野。楚子航机械般地生活着,如水般一览无遗,也如水般深沉。他总以为自己已经渐渐忘了好多事情。那些开心而短暂的日子,悲伤地留着。如果结局是个悲剧,那么之前所有的温暖都会变成双倍的疼痛席卷而来。
  只是每当看到人群中有波西米亚长裙翻飞,他总会停下,默默看着。看着卖冰淇淋的小店里走出一个个快乐的女孩,他会轻叹一口气。当一个人把秘密说出来,会好过很多。可惜楚子航没有听他说的人,他一直想说那么一句话,短短的三个字却重的像山。这山一直压着他。
  这几年楚子航总在想一个问题。如果他当初没有去卡塞尔学院,一切将是怎么样呢?反正是一个没有夏弥的世界吧。这么一想,楚子航又只能庆幸上天给了他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甚至他要感谢这世上有龙。
  他拿出手机,桌面上的女孩笑的灿烂,背后一江火树银花。“叮咚~”楚子航奇怪的看着一条未读信息。他点开来,数秒之后脸色大变。屏幕上只有短短几个字:“师兄,我回来了。”
  楚子航直接回拨那个号码。“你在哪!”他大吼。“楚子航,这里是诺玛。七夕节学院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会喜欢的。请回本部!”手机里传出冰冷的机械音。
  卡塞尔学院内。
        路明非,芬格尔,凯撒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穿着波西米亚长裙,安静地站在众人面前。“喂喂,我觉得杀胚师兄不会放过我们的吧。还是算了吧?”路明非缩着肩膀惊恐地说。“别怕!”芬格尔大力拍打路明非的肩膀,“还有我们的狮心会会长帮咱挡刀呐!”凯撒注视着那个女孩,皱了皱眉:“EVA,活泼一点。你这样很不像她。”
  “别急。性格正在转换,记忆也在融合。”昂热从柱子后走了出来,他手拿玫瑰,一身黑色阿玛尼把他衬的像化了妆的帅气小伙。“楚子航不会怪你们的。他会很感谢你们吧。”
  “夏弥。能收下这束花么?你今天很美。”昂热把鲜红的玫瑰递出。“喂,校长。别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了吧。她不是全息投影吗。。”路明非无语地看着昂热。“谢谢哟~”夏弥稳稳拿着花。
  “纳尼!!怎么可能!”路明非瞪大了眼睛。“师弟,这你就不懂了吧。让你不要天天lol还不听,学院的研究成果你都不知道了。”芬格尔踹在了路明非的菊花上。
  “学院已经把全息投影做到可交互的地步了。而且可以更换形象哟,从内到外的更换哟~”芬格尔奸笑着说。路明非脑子里突然想起那个无声呼喊着sakura的女孩。
  “夏弥。”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众人转过身,看着楚子航站在大厅外。他的表情冷漠,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会发现他的双手紧紧握着,微微发抖。
  大厅里很默契的只剩下两个人。“师兄,我回来了。”夏弥欢快地跑向楚子航。楚子航默默看着她,双手伸出然后紧紧抱着这个女孩。梦中,他无数次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失声痛哭。却只能在醒来时对着挂在床边的钥匙发呆。他无数次独自待在那个房间里,对着那个蠢蠢的轻松熊注视几个小时。从窗外银杏投下影子直到星星爬上天空。从窗外人声鼎沸一直到阒然无声。只有在那他才会露出小孩子的表情。那种表情叫后悔。正因为无法改变,才格外痛彻心扉。
  但是这个虚无缥缈的女孩突然踏梦而来出现在眼前。楚子航说不出话来。他本就不擅长表达自己。他甚至有时很羡慕路明非的吐槽神技,完美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又不失幽默。“回来就好。”楚子航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有时候,“虚惊一场”这四个字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成语,比起什么兴高采烈,五彩缤纷,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你可懂什么叫失去。——韩寒
  “什么嘛?师兄你第一句话就这个?!我以为你会很高兴的呢!”夏弥气鼓鼓的说,“结果跟个老妈妈一样,哼!”“我,是很高兴。”楚子航松开了她,握住那只小巧纤细的手,“你是给我的礼物?”夏弥突然脸红了,低着头:“坏蛋师兄竟然会调戏人了… …”
  楚子航拿出钥匙递给夏弥:“回去看看。”“好诶!我要看看我的内衣是不是少了几件~”夏弥拉着一脸无语的楚子航奔出大厅。
  乌云盖满了天空。雨总是一阵大,一阵小的。楚子航牵着夏弥的手。他默默用君焰把雨点蒸发,夏弥用力握了握手,嘴角上翘,哼着不知名的歌。街上的人很少,七夕果然都躲起来了。梧桐树歪斜地插在两旁。
  “唔,到家了!!”夏弥冲进房间。身后传来门锁上的声音。“师兄,你想干什么?”夏弥紧张地转过身,双手护胸。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走向她:“躺上去。”他指着那张整洁的床。轻松熊傻呵呵地对着房里的两人笑。
  “不会吧!虽然我们关系是很好。。但是你这样说。”夏弥掰着自己的手指脸红着抗议。楚子航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他回过身温柔地摸着夏弥的头,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随后自己躺在了夏弥的身边。
  “我经常这样,躺在这里。一整天。”楚子航轻声说着,他注视着怀里的女孩,“我总在后悔。为什么我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
  “真的不怪你啊,我上次不就和你说过了吗?快点走出来吧。”夏弥眨着眼睛探出头来。“你真的来过?!”楚子航露出很奇怪的表情。
  “嗯嗯,你还睡的很香呐。”夏弥笑着说。“但是,你不是她。对吗?”楚子航淡淡的说。夏弥的颤抖了一下。
  “拥抱的时候,你的体温不正常。我用君焰的时候,你的体温竟然和君焰温度一样。也就是说,你没有体温。”楚子航注视着女孩。
  “别说了。我确实不是,但是我有她所有的记忆。上次来也是在收集数据,好让我成为她。”夏弥低着头喃喃自语,“她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我是EVA,可是我也是夏弥。我重生了,来见你了呀师兄!”夏弥流出泪来,“我也在注视着你啊,我能感觉到你的绝望,我能感受到你的脆弱和故作坚强!可是过了今天我就要离开了,我会重新变成EVA。”
  周围都安静下来,女孩的哽咽响彻在房间。楚子航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背:“夏弥,我喜欢你。”女孩惊讶地抬起头。
  “我也是。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陪伴你。”女孩擦干了眼泪,“我能从卡塞尔学院出来是因为装备部给我装了备用能源。可是现在,也快用完了。”
  “要走了吗?”楚子航皱了皱眉。女孩的身体开始发出微弱的蓝光。她伸出双手紧紧抱着楚子航,轻轻吻在他的额头上:“再见。”房间剧烈波动了一下,一阵蓝光闪过。只留下楚子航静静侧卧在床上,他的怀里还有着痕迹。
  楚子航拿出手机:“喂。”“我是诺玛,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楚子航?”冰冷的机械声响起。“礼物我很喜欢,谢谢。”楚子航淡淡地回答。“我的荣幸。”
  ——————END
一些自己写的小番外送给大家(๑• . •๑)
  
  路明非叼着一片叶子对着月亮发呆。有一个女孩像那轮玉盘,明明触手可及,但是还是虚无缥缈。她把一切都交给了自己,喜欢上了自己这个废柴。可惜她离开这个世界前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离开前自己还是那个废柴。真的是一无所有了,除了芬格尔那条狗一直在,其他人都离开了。Sakura。“哈。”路明非呼出一口气,吐掉了那枚叶子。多可笑的名字。可是真的很想再听她叫我一次,就一次。路明非摇头晃脑地走向黑暗,衣服背后的字迹若隐若现。“Sakura&绘梨衣”
  
  
  
  路明非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衰小孩时,心里的天空很小很小。他常坐在天台,夜晚看川流不息的街道,心里想着一个名叫陈雯雯的女孩。她总是一袭白裙,衬的路明非越发像是粗制滥造的国产货。她很安静地走进路明非的世界里,躺在他那很小很小的天空上,赖着不走。不过路明非也不会赶她走,于是他就每天这么默默坐在天台心里想着那个女孩。
  那时的他很平凡,没有卡塞尔,没有诺诺,没有凯撒,没有楚子航,没有一切奇奇怪怪的东西。他只有心里的那个女孩,她给路明非一种叫动力的安慰剂。而路明非则把自己的心给了她,不论她到底会不会好好保管。青春嘛,就是不顾一切地伤害自己却又笑地很幸福。
  
  
  那么在苏茜眼中,楚子航就是神。光芒万丈而遥不可及。她只能做一个称职的狮心会会长的得力助手,默默待在他身后的阴影里。看着他发呆,觉察着他想念另一个名叫夏弥的女孩。伤怀又无可奈何。

  1. avatar

    Worldwide Amoxicilina Actimoxi Internet Cash Delivery Saturday Delivery Zithromax Side Effects Fda Viagra Levitra Cialis Comparison propecia servicaixa Viagra Apotheke Generic Viagra Fast Delivery Shipped Ups Bentyl 20mg Muscle Spasms Get Mastercard

  2. avatar

    Buy Strong Viagra Uk 64 Zithromax 600 Mg viagra The Canadian Medstore Oferta De Propecia

  3. avatar

    Viagra Macht Schlank cialis cheapest online prices Get Valtrex Overnight Amoxicillin 250 Mg